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

如何把握千亿级益生菌市场?看看这些最新研究进展

时间:2020-05-27 08:17来源:Kimberly 肠道产业 作者:Kimberly J. Decker 浏览次数:
  编者按:

  随着益生菌研究的增多,我们对益生菌的作用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入,近年来的研究发现益生菌不仅有益肠道健康,而且还有益于肠道之外的部位。但是,由于益生菌的多种益处,市场上也随之出现了不少关于益生菌的乱象。

  那么,近期,益生菌行业有什么最新动态?益生菌未来的发展要注意什么?

  今天,我们特别编译了发表在 Nutritional Outlook 杂志上关于益生菌行业最新动态进展的文章,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帮助于启发。

  肠道与免疫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免疫健康的重要性。来自 Kaneka Probiotics 公司的产品开发和营销总监 Sid Shastri 说:“免疫系统是身体中最复杂的系统之一,也是最重要的系统之一,它的基本功能是保护我们免受于包括病毒在内的各种类型的感染。”

  免疫系统包括胸腺、扁桃体、腺样体、脾脏、淋巴腺和骨髓等,但是 Shastri 说:“科学家估计,大约 50%到 75%的免疫细胞存在于肠道中,形成肠相关淋巴组织(GALT),所以,毫不夸张地说,一个健康的免疫系统源自一个健康的肠道。”

  一些益生菌的补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我们维持肠道的健康,但是益生菌产生的益处可能远远不止于肠道。现在,我们对益生菌益处的认知正在不断更新,并逐渐有了更深的理解。

  目前,COVID-19 的大流行让我们意识到了基础健康的重要性,因为健康的身体是抵抗疾病的前提。虽然没有官方建议,但是一些消费者在此特殊期间寄希望于补充剂疗法来增强机体抵抗力。

  佐治亚州的 Deerland Probiotics & Enzymes 公司的科技副总裁 John Deaton 说:“补充益生菌变得越来越流行,我们现在不仅将益生菌开发成补充剂,还将其添加到越来越多的不同种类的功能食品和饮料中,从康普茶和热巧克力到早餐麦片和运动棒。”

  近几年的销售数据支持了他的这个观点。据 Nutrition Business Journal 报道:益生菌产品 2017 年和 2018 年销售额大幅增长了 7%,在 2019 年增长幅度虽然变缓慢为 2%,但是可能是因为益生菌产品已经从时尚潮流发展成为了生活必备品。

  实际上,根据营养委员会关于膳食补充剂的消费者调查发现,在 2008 年包括益生菌在内的补充剂用户只有 5%,但是这一比例在 2016 年增长了一倍多,达到了 13%。

  大量的证据与扎实的基础

  来自新泽西州东温莎 Sabinsa 公司的全球总裁 Shaheen Majeed 注意到,当益生菌之父 Elie Metchnikoff 在 1905 年第一次发现有益的细菌后,几乎过了一个世纪,才在 2002 年成立了国际益生菌和益生元科学协会(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Association for Probioticsand Prebiotics)。

  他补充道:“紧接着,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了益生菌的概念,再然后,我们看到了益生菌相关的基础研究、临床试验和安全评估的飞速发展。”

  关于益生菌的研究报道不断在增加。Deerland 公司的 Deaton 说:“新的发现不断涌现。”他在 PubMed 上面搜索发现,迄今为止已经有 27000 多篇相关论文发表,其中在过去五年有 13017 篇,而且仅在 2019 年就发表了 3770 篇。在 2020 年的前三个月,有 1091 篇论文上线。他说:“每天超过 12 篇论文!”

  Deaton 说:“这些研究报告反映了益生菌对人类和动物的健康和幸福的重要性。这些研究是经过了严格的同行评审后才发表,并且是公开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而且这其中包括了部分阴性结果。毫无疑问这些研究是很重要的。”

  行业内部人员也同意这个观点。Kaneka 公司的 Shastri 说:“严谨的研究不仅在益生菌研究中很重要,对行业内的基础建设也同样重要。”

  杜邦营养与生物科学的益生菌营销经理 Jennifer Montgomery 认为,对临床研究进行投资是行业标准,也是公司严谨性的标志。

  就像在医药领域的研究一样,益生菌的研究也越来越严格。她补充道:“尽管益生菌的目标是支持和维护健康,但是围绕这一目标的观点,需要受到像医学研究一样的仔细审查。作为一个科学门类,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建议是有可靠的数据支持的。”

  幸运的是,大部分情况是这样的。Lallemand Health Solutions 公司(位于蒙特利尔)的营销总监 Berger Feuz 注意到,在过去 15 年中临床研究的质量日益成熟:研究方法得到了最佳的实践,研究人员利用先进的技术和多种多样的评估方法,包括粪便样品微生物组研究,唾液和血液中生物标志物的采集和使用有效问卷,客观评估症状的改善情况。

  她说:“为了更好地理解益生菌的机理和益处,临床研究和机制研究都很有必要。”

  Sabinsa 公司的 Majeed 认为有效的研究具备 3 个要点:通过在异质人群中进行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来测试健康益处、益生菌的剂量和活性以及益生菌菌种的基因组特性。

  一项研究不等于适用全部

  益生菌的剂量和菌株越来越成为研究结论的关键。正如 Shastri 所说,“证据一再指出益生菌的特性和剂量是有菌株特异性的。”换句话说,一株菌的效果和机制不能够照搬照套到其他菌株。

  Shastri 补充道:“一些实验在一定的剂量上甚至还表现出了平台效应。因此,任何健康声明都必须有使用精确的菌株和剂量的研究做支撑,并且需要把这些信息提供给消费者。”

  Deerland 公司的 Deaton 补充说,研究结果还依赖于所涉及的研究群体。他说:“尽管在益生菌研究方面,人群的年龄还没有扩大范围的必要。但是我们越来越明白细分儿童和成人的年龄对阐明益生菌的益处是很重要的。”

  比如,儿童的微生物组一般在 3 岁左右形成,因此许多微生物组相关的效应会出现在比这个年龄更小的群体中。Deaton 解释到:“相反,随着年龄的增大,关键微生物的种类的多样性在降低,添加益生菌在这些年龄较大的人群中可以产生特定的免疫益处。”

  除此以外,研究益生菌在不同性别和生活方式的人群中的效果的研究也很重要。Deaton 说:“益生菌在女性和运动员中有较为明显的益处。”

  肠道以外

  就像前边提到的,研究发现益生菌产生的益处范围已经扩大到了肠道之外。

  杜邦公司的 Montgomery 说:“尽管传统的肠道和免疫健康仍是研究的主体,但新的研究领域,比如代谢和精神健康方面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Deaton 为这种发展感到高兴。Deaton 认为:“对益生菌能够提供支持的新领域的研究在当今时代是非常重要的的。现在,维持一个健康的肠道对整体的健康是有益的这样的观点已经被广泛接受,这推动了更多的临床研究,以测试哪些益生菌菌株可以真正对健康起支持作用。”

  益生菌的益处在婴儿腹绞痛、心血管健康、运动营养、健康衰老、皮肤状况、尿路和阴道健康这些方面得到了临床文献的支持。Majeed 补充:“最近,微生物组对激素产生影响的研究,使人们将兴趣扩展到神经系统的研究,从而将肠道和大脑健康联系了起来。”

  Feuz 认为脑-肠轴是“一个非常创新的动态研究领域。”

  Lallemand 公司观察发现,在 2019 年注册的新的临床研究中,30%是与肠道健康相关的,其中包括了肠易激综合征、幽门螺杆菌、便秘和婴儿腹绞痛等,肠道健康之后研究最多的是代谢综合征,占 17%。另外,还有 12%关于脑-肠轴的研究。

  新的研究进展

  当说到最近引起人们兴趣的的益生菌研究时,相关专家分享了一些例子。

  位于威斯康星州贝洛伊特的 Kerry 公司副总裁兼总经理 John Quilter 指出“十分感兴趣”的是一些益生菌在儿童肠道和上呼吸道健康中作用的研究。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研究发现,补充 Kerry 公司的品牌的 Ganeden BC30 (含益生菌 Bacillus coagulans GBI-30、 6068),可以显著降低肠胃气涨,并且该结果与粪便研究的结果一致1。

  Quilter 说:“上呼吸道感染(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URTI)症状的发生率显著降低,包括鼻塞、血性鼻粘液、鼻痒、声音嘶哑、头痛、红眼和疲劳等。URTI 和胃肠道症状的改善表明这些菌株可能有调节免疫应答的能力。”

  Montgomery 指出,在一项关于便秘患者肠道功效的早期的研究中发现,杜邦的 Howaru Bifidobacterium lactis HN019 菌株与缩短结肠运输时间相关。

  该研究结果表明,益生菌增加了受试者(每周少于 3 次排便)的排便频率,这一增加在四周后还没有达到平台期。Montgomery 说:“这些现象背后的机制,或可影响结肠蠕动并影响肠动力,进而产生生物学的效果。”后续的一项长期实验将帮助进一步确认这一结果2。

  在 Sabinsa 公司近期开展的一项体外实验中,研究了 Bacillus coagulans MTCC 5856 菌株(公司的 LactoSpore 益生菌产品)降低胆固醇的活性。研究发现培养基中胆固醇显著降低了 48.4%。而在模仿体内的环境中培养 24 小时发现可以降低蛋黄(39.79%)、鸡肝脏(45.44%)、黄油(49.51%)中的胆固醇。

  Majeed 说:“当发酵富含胆固醇的食物时,这些菌株产生了大量的丙酸和丁酸。这个结果激发了新的研究方向:将胆固醇作为细菌的一种碳源3。”

  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交叉研究验证了 Lallemand 公司的 Bacillus subtilis Rosell-179 Bifidobacteriumlactis LAFTI B94 菌株在超重健康成人人群中分解胆汁酸的功能。

  Feuz 说:“通过微生物降解胆汁酸,是一种调控宿主中胆酸和胆固醇的方式。这项研究很有意义,进一步证实了肠道微生物、益生菌和代谢之间的关系。为益生菌成为一个有效的饮食干预策略提供了扎实的科研基础4。”

  Kaneka 公司的 Shastri 对一项新的荟萃分析很感兴趣,该研究表明益生菌干预可以显著降低结直肠癌手术的患者的整体感染风险。益生菌干预组同安慰机组相比,不仅仅与手术切口位置感染率降低相关,还与肺炎发病率的降低有关。

  他说:“这表明了益生菌在肠道感染以外的效果,肠道益生菌可以增强患者肺部的免疫应答。下一步的研究可能要开始揭示相关的分子途径,同时根据这些分子结构筛选更多的益生菌菌株5。”

  在一项未发表的研究中,研究人员研究了 Deerland 公司的 Bacillus subtilis DE111 菌株(活菌数为 1×109 CFU)和安慰剂在 91 名 2~6 岁的日托儿童中的作用。

  8 周后,结果显示,接受益生菌组中,益生菌对肠道微生物组构成方面具有明显的正向调控作用,但没有影响整体的微生物组平衡。特别的,研究发现了 α 多样性的提高,表明微生物组中多样性的增加。益生菌同样提高了与免疫调节和缓解炎症相关的肠道微生物的丰度。

  Deerland 公司的 Deaton 说:“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了益生菌效果的多样性。口服益生菌不仅对肠道健康、肠道微生物组有效果,还对缓解心血管疾病、支持免疫健康有益处。”

  转变需要严谨的实验

  在肠道微生物的这条路上我们已经走了很远。最初,我们认为好的肠道微生物只对消化有好处。现在,我们对肠道微生物的益处有了更多的认识。

  Deaton 说:“全基因组和代谢组研究技术的发展为益生菌实验创造了新的可能,并加深了我们对益生菌潜在机制的理解。随着这些知识的增长,包括新的健康领域在内的临床实验的靶标会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入。”

  这是一个积极的时代信号。Shastri 说:“人体的微生物从‘没有用的旁观者’到许多健康方面的关键参与者,这样的变化导致了大量关于益生菌的宣传甚至是炒作的产生,我们需要将宣传转化为扎实的事实。而这个转变过程,除了通过严谨的实验,没有其它方式。”

  参考文献:

  1.Anaya-Loyola MA et al.“Bacillus coagulans GBI-30, 6068 decreases upper respiratory and gastrointestinaltract symptoms in healthy Mexican scholar-aged children by modulating immunerelated proteins.” Food Research International. Published online July 21, 2019.
  2.Ibarra A et al. “Effects of28-day Bifidobacterium animalis subsp. lactis HN019 supplementation on colonictransit time and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in adults with functionalconstipation: A double-blind,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and dose-rangingtrial.” Gut Microbes, vol. 9, no. 3 (2018): 236-251
  3.Majeed M et al. “Evaluation of thein vitro cholesterol-lowering activity of the probiotic strain Bacilluscoagulans MTCC 5856.”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ood Science and Technology,vol. 54, no. 1 (January 2019): 212–220
  4.Culpepper T et al. “Threeprobiotic strains exert different effects on plasma bile acid profiles inhealthy obese adults: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rossoverstudy.” Beneficial Microbes, vol. 10, no. 5 (May 28, 2019): 497-509
  5.Ouyang X et al. “Probiotics forpreventing postoperative infection in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a systematicreview and meta-analy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lorectal Disease, vol.34, no. 3 (March 2019): 459-469

  原文链接:https://www.nutritionaloutlook.com/article/probiotics-beyond-digestion-new-research-frontiers

作者|Kimberly J. Decker
编译|gemiu
审校|617
编辑|笑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益生菌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
   1.本站部分转载的文章非原创,其版权和文责属于原作者。2.本网所有转载文章、链接及图片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对可以提供充分证据的侵权信息,bio149将在确认后12小时内删除。3.欢迎用户投递原创文章至86371366@qq.com,经审核后发布到首页,其版权和文责属于投递者。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Copyright © 2006-2020,Bio149.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益生菌网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471-4307205   蒙ICP备14001152号-1